網絡咨詢
 聯系方式
手機:18913011039
固話:025-52443779
網絡咨詢
 聯系方式
固話:025-52443779
手機:18913011039
網絡咨詢
 聯系方式
手機:18913011039
固話:025-52443779
新聞詳情

我的矯正小結(08年7月29)

來源:南京文華口吃矯正中心作者:學員殷先生網址:http://www.hfybayau.cn

  為了便于大家的瀏覽,我把【留言咨詢】板塊里的老學員反饋信息,摘錄出來,集中到【學員反饋】欄目下,供大家參考瀏覽,感謝大家這么多年的支持和厚愛!更多反饋信息及咨詢請參閱我們網站【留言咨詢】板塊。


署名“yxd”08年7月29日反饋

  剛結束南京文華口吃矯正中心舉辦的08年7月21日的矯正班,基于以下兩點理由做一個小結:
一、作為一個象我這樣在高校工作的人來說,每次參加業務培訓,都會要求做一個小結,一般是書面小結,有的地方是作口頭小結交流,但是因為和廣大口吃者一樣的原因,這對于我來說,是幾乎不可能完成的任務。所以我往往只能說“非常好,收獲很大”這樣簡單的句子匆匆應付了事,真實的想法卻無法表達交流。這種感覺廣大口吃者均有深刻體會。
二、這次的矯正,應該說極有感觸,收獲極大,所以有必要寫下來作為記錄。


小結的主要作用是回顧本人的學習過程和得失,以便改進個人以后的學習;對于培訓者來說,也是有益的參考,便于提高改進以后的培訓教育質量。

  本人38歲,口吃歷史已近20年,有時非常嚴重,具有難發、中阻這些較嚴重口吃的特征。特別是作口頭即席發言。一般的日常生活倒無大礙,但也時時被口吃困攏。本人原擬于08.8.1參加的,后來因為7.21就有空了,就決定提前參加,是在網上報名的。之前,本人已在網上找了很多方面的資料,包括國內的出版的關于口吃矯正的書籍(電子書),還有一些口吃論壇介紹的方法,包括國內外的口吃研究方面的資料文獻。感覺,和地震預報一樣,目前,還是一個世界難題。甚至,還不如。因為人的大腦是最復雜的,個人認為永遠無法了解透徹。
  國內目前主要的矯正措施有:口吃協會的活動(我們當地似乎不活躍),各種口吃矯正班(介紹得都很好,但無法知道到底是否有效?),儀器,藥物(國內的中成藥,以及國外的精神治療藥物),自我矯正等等。反正沒一種能給人以信心。在網上看到南京文華的網站特別是他的論壇之后,從老師的文字中間能體會出他是一個比較踏實的人。所以決心花十天的時間和共計兩千多的代價去試一下。
  7.21日下午按網上地址找到該中心,和印象中有所不同。這個中心不象一般的私人診所或者學校,墻上沒有標識,沒有錦旗,沒有掛出各種證書,沒有照片,就是一個普通的辦公場所。老師接待了我,看上去不象醫生(沒穿白大卦,沒有醫師的標牌),也沒有咨詢我的病情癥狀,更沒有處方。也不象做生意的人。因為做生意的人對客戶上門都會倒茶遞煙,主動介紹公司業務,展示各種榮譽、資質、證書、成功案例,原有客戶等有利于提高公司形象并給新客戶以信心的舉措。經過簡單的交談,確認雙方身份之后。老師說如果確實想參加矯正,那可以簽合同,先交住宿費,晚上正式開始。如果有疑問,可以提出來,由自己決定是否參加。按我的年齡經驗,做事會比較慎重。我要求查看營業執照,老師從柜子里面給我看了。然后問我有沒有其他問題?其實當時,本人還是疑慮重重的。一個較大的原因是,從交談中,我感到,老師也還存在著一些口吃者的表現(老師可以正常自由表達,但語調、停頓等口吃者都能很敏感地知道,普通的人如果不是特別注意,不會感覺到)。再三考慮之后,我還是提出了這個問題。老師解釋說是他原來也是嚴重的口吃者,而且長期從事這項工作,而口吃具有很強的傳染性。雖然,我認為我能達到老師這樣或者接近,已經非常滿意了。另外,咨詢關于口吃矯正的具體方法措施,老師也只是說通過大量的訓練實現矯正的目的,并沒有更多的細節。但是我還是在猶豫之中,感覺還是很神秘。因為沒有一樣東西能給我有力的信心,特別是療效。但最后,還是決定冒險試一下,因為最多就是損失時間和金錢,以及被知道的人笑話我上當受了騙,口吃也不會變得更壞,因為我目前的情況已經很糟了。
  晚上開始正式學習理論。關于詳細的理論,因為這是老師自己的研究和實踐結果,他人沒有發表的權利。我只能說這一點,目前人們對于口吃的認識共有三個層次。
第一層次是普通人(包括一般的醫生),認為口吃就是一個習慣問題,慢慢說好好說不就行了嗎?急什么呢?也有很多人認為,口吃是遺傳的,沒辦法,從沒聽說哪個人自己就好了。這個層次認為,口吃者是一類和一般人不一樣的人,但“不是病人”。
  第二層次是對口吃比較了解的人,包括絕大部分的科學研究者。認為口吃是一個心理問題,是一種恐懼癥(本人也持相同看法)或強迫癥;國外的研究者通過對比實驗發現,口吃者的大腦有些部分在口吃時的反應和常人不同。為此正在研究試驗,可以調節大腦神經的藥物,以使其和正常的人反應保持一致。網上可以查到的資料,只能到達這個層次。這個層次認為口吃者是一個“病人”。
  然而,矯正結束之后,本人認為南京文華的老師的理論已經達到了第三個層次:口吃就是一個習慣問題。盡管文華的教材之中,也寫著口吃“患者”,“矯正”,“治療”,“療法”等字眼,但理解他的實質之后,會發現,老師已經不認為口吃者是“病人”,是需要“醫治”的人。老師認為,口吃者需要的是“學習”。就象我的小結里面寫的,是“口吃者”,而不是“口吃患者”。
  這是老師的核心理念。這也符合了辨證法里面的“螺旋式上升”的理論。從老師的矯正方式來看,所依據的方法完全符合公認的基本理論,具有堅實的理論基礎。而且極其的簡單明了。但是只有在矯正結束之后,才可能完全理解并同意教材中的說法。第一次看時,我事實上不同意其中的很多說法,也有很多的擔心和疑慮。
  關于矯正的過程,也是非常的簡單(指方法,實際的訓練還是要付出努力的)。沒有要求你拋開羞恥心,到大庭廣眾之下去暴露自己,大聲宣告自己是口吃者。沒有要求你從內向害羞的人,必須變成外向開朗的人。你原來是怎樣的人,矯正之后還是怎樣的人。唯一不同的是,因為成功的說話,你的信心慢慢增強了,你可以自由地發表你的觀點,可以自由地和別人溝通。(當然,要達到“自如”的境地,完全和正常人一模一樣,幾天之內不可能,還需要后期自己不斷的鞏固)。
  第5天時,我和一個同事通話,他說你講話有點怪,我說在矯正,他說你現在這樣挺好的,挺好的。
第7天時,我結束矯正,和一個朋友一起聊天吃飯逛街。自由暢談,感覺極爽。她根本就沒有表示我說話有何問題。只是說我第一次打電話給她時,因為沒看電話,一開始沒聽出是誰在打她電話。還有后來去吃早飯時,她說和你在一起“我說話也變慢了”。事實上是我不愿意說得太快,還是說得沉穩一點比較好。男的不要說得太快太輕浮。
  回顧這幾天的矯正,因為成功來得太快,超出我原有的預期,自己都感到很心虛,不踏實。真的好了嗎?盡管我確實可以侃侃而談,面對陌生人,也能看著對方的臉不慌不忙的說話。但正如老師所說,只有隨著長時間的成功說話,才會逐漸沒有這種感覺。自己還不能放松,繼續鞏固。我相信,我一定可以做到“青出于藍而勝于藍”。
  這次矯正還有意外收獲,能夠領悟到很多人生哲理,對于非口吃者,如果也能經常這樣做,對于精神修養的提高和人生事業的成功,也是大有裨益。當然,這離題了,而且大部分矯正者可能不會有這種體會。
對于以后的學員我要說四點:
一、一定要嚴格按照老師提出的要點去訓練,你可以不相信,持保留意見,但一定要嚴格照辦,而不能形似而神不似!看似很用功的在訓練,但實際上偏離了老師說的注意點和教材中的根本要點。
二、初期(前4天),不要認為:這種怪怪的費勁的說話,好象還不如原來的。正如教材中所說,它的效果,會出乎你的意料。
三、矯正前一定要和家人和可能會打你電話的重要人士事先說好,矯正期間不要打電話!否則嚴重影響效果。
四、也是老師強調的:“簡單的事,全力以赴”。事實上,我也沒能做到這一點。
  對于老師,我有以下的建議,實際上離開前我已經和老師簡單提了一下。我認為每期結束之后,可以讓愿意的學員在紙質的留言薄上寫點體會留言什么的。這能給后來的學員一種有力的信念,可以盡快地、毫無疑慮地、全身心地投入到訓練之中。同時也可避免特地趕來確有矯正意向的人因為疑慮顧忌而離開。不僅僅關系到老師的矯正經費,對口吃者來說更是一個重大損失,他也許會永遠失掉這個機會。而老師的態度是信我者則來,我會全力負責地做好。還是這句話,老師是一個務實的做事的人,而不是一個商人。另外,老師的方法和我對待學生的方法一樣:“我會經常提醒你要這樣做,要注意某些問題。但我不會強迫你。”這是我們的性格。還有一個是,最好只接收已工作的成人或者大學生。因為他們有足夠的自制力,不會出現看似用功而實際上偏離了關鍵要素的情況發生。
  這些都是本人的真實觀點,如有誤導,或者侵害/傷害到老師,希望能獲得各位以及老師的諒解。

                  殷
              2008.7.29于常熟
我的回復:
殷師傅:
  您好!感謝你的留言。由于你年齡比我稍長,在矯正期間我一直稱呼你“殷師傅”,現在還這樣稱呼你吧。可能與你的工作性質有關系吧,從你的留言我可以看出,你比較善于寫東西,而且文采不錯,這點要比我好很多,由于以前是學理工科的緣故,我的文采不是很好,而且也不善于寫東西,從我的回復留言和學員矯正期間用的講義(矯正講義是我們自己編寫的,文采不是很好,所以有些沒條件來的患者說要購買我們的講義,有時我們也不好意思去賣)可以很明顯地知道這一點。
  你說“這個中心不象一般的私人診所或者學校,墻上沒有標識,沒有錦旗,沒有掛出各種證書,沒有照片,就是一個普通的辦公場所”,是的,目前確實是這個樣子的。但幾年前的辦公場所不是這個樣子的,那時的辦公場所確實如大多數人心目中的“口吃矯正中心”一樣,有各種標志標牌等。但后來在某些學員的建議下,我們就去掉了很多花里胡哨的牌子、錦旗、照片、標語等,因為他們說,每天看到口吃矯正的牌子,看到各種口吃矯正的標語,心理上總是覺得不舒服,總是覺得自己是不正常的,是口吃患者,這對矯正后期學員的身份的轉變(潛意識認為自己是口吃患者到正常人的轉變)是不利的。我們覺得這個建議對學員的矯正會起到好的作用,所以我們就采納了,辦公場所也就變成了目前的樣子。其實我們目前訓練的場所和住宿是連在一起的,大家為了同一個目的走在一起,在一起共同生活訓練,就象一個溫暖的大家庭(以前訓練和住宿的地方是不在一起的,后來學員建議,希望我們把訓練和住宿的場所合到一起,這樣更便于矯正),而且訓練期間我們的老師一般和學員同吃同住,全程陪伴,時刻監督學員做好,實踐證明這樣的效果確實非常好。我們確實不善于做一些表面的東西,我們只事實在在的把我們的事情做好就可以了。
  你說“從交談中,我感到,老師也還存在著一些口吃者的表現”,這點我從不避諱,很多患者在前期咨詢時我也會明確告訴他們,在某些時候還會出現些口吃現象。我以前的口吃是非常嚴重的,在99年的時候徹底痊愈,但由于長期接觸口吃患者,受影響傳染(在矯正期間學員之間是不會存在絲毫傳染的,這點患者不需要擔心),在03年的時候又出現些口吃,口吃患者大多具有敏感的性格,尤其對口吃更加敏感,所以很容易發現,其實正常人或多或少都有些口吃現象的,也不用對次過于敏感。目前我也一直在考慮這個問題,就是在矯正后怎樣避免受口吃患者影響而復發的事情(口吃對7歲以前的兒童和曾經有口吃經歷的人還具有一定的傳染性),但目前還沒有考慮的很清楚,相信不久的將來能解決這個問題。在矯正后我會對每個學員說如果自己身邊有口吃患者,平常盡量少接觸,就是為了避免再受傳染。我不知道真正的口吃矯正師是不是都有這樣的情況(這里提到的真正的口吃矯正師是指有口吃經歷的矯正師,那些沒有口吃經歷的矯正師一般是做不好口吃矯正的。國外對口吃矯正師有嚴格的從業要求,其中很重要的一條就是曾經是口吃患者。而中國的口吃矯正行業目前處于無政府狀態,沒有具體的從業要求,良莠不齊,目前大多數從事這個行業的矯正師也沒有口吃方面的親身經歷。甚至有的心理咨詢中心、口語培訓或者口才培訓中心也在做口吃的矯正,請注意心理咨詢、口語培訓或口才培訓的對象是說話正常的正常人,而不是口吃患者,參加矯正的患者也可以看看他的營業執照上有沒有“口吃”二字),就象精神病醫生往往具有精神病傾向一樣的道理。我現在還在思考著。
  你說“國外的研究者通過對比實驗發現,口吃者的大腦有些部分在口吃時的反應和常人不同”,這點我想不用去研究也知道不同,這些研究者我想可能沒有口吃的經歷。口吃患者在口吃的時候大腦的思維活動肯定和常人是不同的。正常人在講話時只用去考慮講什么話就可以了,沒有人會去想我能不能講出來。而口吃患者在講話時不僅要去考慮講話的內容,還要考慮這個字音能不能講出來,不能講出來用哪個字音替換,別人會不會看出自己口吃,還要設法去掩飾等等,這些心里過程一個沒有口吃經歷的人是無法想象的到的,而這些心里過程必將產生和常人不用的大腦神經活動。所以這個研究這個觀點我覺得沒有任何的價值和意義(這點只代表我個人的觀點)。
  你說“第5天時,我和一個同事通話,他說你講話有點怪,我說在矯正,他說你現在這樣挺好的,挺好的”,他說的“怪”是指你和以前不同了(因為在他們的意識中,你講話口吃是正常的,講話突然不口吃了,就是不正常的,自然覺得有點怪了,還有一點感到怪的原因就是第五天的時候講話的速度還是不快,有點慢的),但當他們知道你正處于矯正口吃的過程中時,他們就會說這樣挺好的。因為你講話慢點不口吃,永遠比口吃使人聽著舒服。
  “第7天時,我結束矯正,和一個朋友一起聊天吃飯逛街。自由暢談,感覺極爽”,這種輕松流利的講話對正常人可能是再正常不過的事情了,可對于一個口吃患者,這種感覺簡直是遙不可及的。不過只要你努力配合訓練,在7、8天后,我們可以給你這種輕松流利的感覺,使你自由暢談。當然,前提是你要努力配合,努力訓練,否則十年你也不會有這種輕松流利的感覺。成功永遠屬于勤奮的人!
  你說“回顧這幾天的矯正,因為成功來得太快,超出我原有的預期,自己都感到很心虛,不踏實”,哈哈,很多學員在矯正結束都有這樣的感覺,成功確實來的太快,短短7、8天時間讓你在語言上有翻天覆地的變化。很多學員在來之前感覺不可想象,7~10天能改變我十幾年的口吃頑固惡習嗎?其實有這種心情可以理解,在你不了解的領域,很多事情自己都會覺得不可思議的。其實在矯正結束很多學員在潛意識里還會認為自己仍然是口吃患者,正是這種潛意識的滯后行為才會對自己輕松流利的講話感到“心虛,不塌實”。所以回去后還要經過一段時間的鞏固訓練,就是要避免潛意識的滯后對自己的影響,使自己好的語言習慣更加牢固。
  你說“還是這句話,老師是一個務實的做事的人,而不是一個商人”,這點很多學員在矯正中和我談到,也謝謝你對我的肯定。不過我確實是一個商人,因為我在其他領域有自己的產業,只不過我現在不具體參與罷了。但在矯正口吃這個領域,我確實不是一個商人,如果用商人的眼光或手段來運做,那絕對是做不好口吃矯正這個產業的。我的態度確實是你相信我就過來,不相信我就不要過來,去選擇其他的地方,我不會去講一些不切實際的“好話”使你來我這里,更不會去評論其他同類機構,我只把自己的事情做好,對每一個來我這里的學員負責就可以了。
  矯正口吃是一個語言的再學習過程,而不是一個治療的過程,因為口吃不是傳統意義上的“疾病”,簡單地可以說是一種錯誤的語言習慣,是需要正確的方法,經過刻苦的努力訓練來改變的。學員的成功大多是學員自己努力獲得的,我們只是提供一套科學的訓練方法,所以成功與否主要取決于你,而不是我們。在報到的時候我們也會有選擇的接收,那些做事不知道努力,調皮搗蛋的患者我們是不會接收的,因為不知道努力不僅你自己訓練不好,更會影響到其他同期的學員。
  回復到這里吧,最后再一次感謝殷師傅的留言,希望你嚴格按照我的要求進行鞏固!有什么問題及時和我聯系。